HOAX Selection 十週年特別篇 The Boogie Playboys

發布者 hxadmin 2020/10/09 0 評論 品牌故事,

 

 

想訪問The Boogie Playboys,因為我們很相似:十年來專注在自己的領域,不隨波逐流,希望將建立的風格和信念延續下去。另一共通點是開始時,我們都沒有什麼前人可以參考,只能靠摸索、然後跌碰走到今天。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,只要義無反顧地走下去,或可開拓出一條新路。

 


買錯嘢也是一種學習過程,可從中了解自己的真正喜好。

- Felix @ The Boogie Playboys

H:你如何形容自己過去的十年?

 

Felix:正正十年前被邀請加入The Boogie Playboys,期間影響自己生活很深,以前發夢都沒有想過可以推出自己的黑膠唱片、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《Viva La Vegas》(註:美國最大型的Rockabilly嘉年華) 表演,很多大改變都在這十年裡發生,很精彩的十年。

 

H:這段日子裡在生活品味上影響你最深的是?

 

Felix:過去十年算是銘訂了自己的Lifestyle方向,將自己的喜好收窄,專攻60年代前風格產物,營造一套自己的生活模式。自己在過去廿年已經是以Rockabilly、美式古著打扮,但不算太刁鑽。直至十年前左認識到隊友們,重燃自己對古著追求的一團火,開始將自己的收藏去蕪存菁,自此不論是真古著或復刻品,打扮上只會穿著40-50年代風格,以前買下的其他年代收藏品唯有收起只作欣賞。有些古著發燒友會主力收集工裝或軍服,而我個人最喜歡是收集那個年代的日常服。

 

 

除了1950's Rockabilly文化外,近幾年突然間喜歡上1940's Country音樂,開始接觸到如Hank Williams等舊Hillbilly音樂人,影響了音樂上的創作,開始嘗試寫Country的作品。有趣的是明明以前覺得很不堪入耳,直至在Viva La Vegas上看到Country樂手在現場玩Lap Steel Guitar,才發覺原來可以如此有型。

 

 

H:請你選出一樣這十年間最鍾愛的單品。

 

Felix:近年喜歡收藏1950's造型的手錶,例如Hamilton的Ventura是全球首款電池腕錶,奇特的三角型設計連Rockabilly鼻祖貓王Elvis Presley也是fans,常佩戴出席各種場合。該品牌另一經典Flight II我也收藏了兩隻,不規則的梯形線條在那個時代非常前衛。

 

 

另外今天配戴的是日本 Vague Watch Co. 跟 Beams 推出的別注版Vabble,致敬古董勞力士Bubbleback款(又稱棺材仔)。以前曾經錯過買Rolex Bubbleback的機會,因為覺得1940's實在太舊,然而買錯嘢也是一種學習過程,可從中了解自己的真正喜好。

 

 

除手錶外這十幾年間還收集不少美國古董眼鏡,但總覺得古董眼鏡的膠件開始老化,日常佩戴爛一件少一件,還是只作收藏好了。近年自己最愛用的是這副在Vegas之旅機緣巧合買到的Shuron Ronsir,不到$100美金,非常抵玩,而且最重要它是非常配合我的面型。值得一提的是這款經典眉框眼鏡就是由Shuron這個品牌於1947年首創的,後來才被其他品牌爭相仿效。

 

 

H:你最想十年之後的自己會在做什麼?

 

Felix:十年後應該過著退休生活,可以的話想嘗試離開香港體驗不同的生活,可能會到泰國定居享受一下。

 

 

 


過去10年的生活就像過山車,經歷很多大起大跌。

- Bluesman @ The Boogie Playboys

H:你如何形容自己過去的十年?

 

Bluesman:過去10年的生活就像過山車,經歷很多大起大跌,在事業低潮時遇到前隊員K13,一起創立了Hot-Rod、Rockabilly專賣店Dirty Boogie Playhouse,引入不同的外國品牌,亦有生產過自家服裝。但經營數年來主要是為興趣,結果虧蝕很多(笑)。在差不多時間結識了現時的隊友組了The Boogie Playboys,十年間Dirty Boogie及The Boogie Playboys的種種經歷成全了現在的自己。

 

H:這段日子裡在生活品味上影響你最深的是?

 

Bluesman:以前自己打扮不太講究,後來跟前隊員K13相識後,他經常分享很多趣怪新奇事物,直到一天發現原來Rockabilly就是大家的共同興趣,自此互相分享有關歷史和文化。例如當時會鑽研Brian Setzer的衣著造型,但發現他常穿的T.U.K Creepers鞋原來在香港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買到,因此才會創立Dirty Boogie一起引進自己欣賞的品牌給同好。還有樂隊主音Felix,他很精通50年代服飾打扮,每當樂隊要表演或者有其他大場面需要我們盛裝打扮時,他都會成為我們的形象指導。

 

 

而近年影響自己最深的音樂創作人是Fleetwood Mac的Peter Green,早在十多年前已有聽過他的作品,但最初聽的時候覺得他的音樂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,沒太大感覺。到近年再聽,在那時刻那空間突然與他的音樂有連結,自此彈奏都會被他深深影響。

 

 

H:請你選出一樣這十年間最鍾愛的單品。

 

Bluesman:這一件當年創立Dirty Boogie品牌時製作的襯衫,可說相當有代表性。某次路經深水埗布行看到這幅音符布料,不論圖案或質料都很適合做一件我們心目中的復古開領襯衫,便決定買下布料去自己生產,當時還有另一白底黑圖案。我覺得它在我們過去芸芸出品中都算合格,現在我不時都會穿著,雖然身形健碩了不少(笑)。

 

 

H:你最想十年之後的自己會在做什麼?

 

Bluesman:除了The Boogie Playboys外,自己最近還開始灌錄藍調個人專輯,希望兩面都可以繼續好好發展,音樂之路可以繼續玩下去當然最好,不過十年後可能已經不想玩(笑)。有機會的話想開拓一些新興趣,或者可發展成商機。

 

 

 


希望十年後身心仍可以保持到專注力及狀態,希望不會因年紀大了而”無火”。

- Barry @ The Boogie Playboys

H:你如何形容自己過去的十年?

 

Barry:近十年影響自己最多的一定是The Boogie Playboys,始終一直以來的精力都投放在音樂事業上,十年前在28、9歲的人生關口認識了一班興趣接近的志同道合的隊友,玩自己想做的音樂。到現時為止樂隊創作了接近三十首歌,最深刻就是最初大家都很自由奔放地創作第一張唱片的日子,當時來說從未有過這樣充實的感覺。

 

H:這段日子裡在生活品味上影響你最深的是?

 

Barry:過去十年幾次美國之旅對自己影響很深,在古著難求的香港地,去到發源地逛著大量古著攤位的Rose Bowl市集,那種震撼必須要在當地才能感受得到。還記得首次到真正1950's Diner用膳時的興奮心情,以前從電視電影雜誌看到的終於可以親身感受,這等衝擊加闊了自己對Rockabilly文化的觸覺,所以回港後決定要將The Boogie Playhouse Studio的一角裝潢成50年代Diner的感覺。

 

 

H:請你選出一樣這十年間最鍾愛的單品。

 

Barry:自己最引以為傲是這間The Boogie Playhouse錄音室,美國回港後碰巧要搬Studio,便決定要打造一個最理想的地方。過程中難關不少,例如之前提及Diner的位置,在搜羅建築材料上比較困難,結果花了頗多的時間訂製。另外建造錄音室時技術上的問題,例如隔音牆工程,特製冷氣等,牽涉很多專業技術,差不多每日要親自監工,期間還要為The Boogie Playboys的唱片埋尾。縱使辛苦,但出來成果很滿意,那份滿足感令自己覺得汗水都沒有白流。

 

 

H:你最想十年之後的自己會在做什麼?

 

Barry:現階段的專注力及狀態是近幾年最好,希望十年後身心仍可以保持到這份活力,繼續做到熱愛的工作。可以的話想嘗試達成更多成就,最希望不會因年紀大了而”無火”。

 

 

 


模式每天都在變,一定要與時並進學習新事物,否則很快會被淘汰。

- YKM @ The Boogie Playboys

 

H:你如何形容自己過去的十年?

 

YKM:十年前剛從美國讀完音樂回流,展開結他手生涯,但大部份時間很迷失。直至三年前左右創立了結他平台Gentonemen,而且收視不俗,算是定下了目標。及後在18年左右加入了The Boogie Playboys大家庭。題外話,其實在加入前自己也是Dirty Boogie Rockabilly Festival的座上客,竟機緣巧合地加入了。

 

H:這段日子裡在生活品味上影響你最深的是?

 

YKM:結他以外我最喜歡就是汽車, 年少時看過Eric Clapton在雜誌封面挨着一部很型格的Landrover Defender四驅車,後來更發現是香港殖民地時期的軍用及警隊專用,便夢想要擁有一輛,結果在廿五、六歲時買下了Landrover Defender 110。這部愛驅更改變了我的打扮,由原來以舒適隨便為主,變成特意買很多軍綠色及卡其色的衣服去配襯,亦穿起皮靴及添置很多皮革飾物去配合Defender的硬朗風格。

 

 

另影響我最多的人一定是Stevie Ray Vaughan,由不欣賞到慢慢越來越喜歡,更因為他而買了一支Strat。還有樂手Scott Henderson,我擁有一支Seafoam Green Strat好大原因是因為他,他經常穿着一件印著Big Dog的T-Shirt,因而令我買了很多Big Dog T-Shirt,不是因為特別欣賞那個設計,而是見到偶像穿著而盲目地跟隨。

 

 

H:請你選出一樣這十年間最鍾愛的單品。

 

YKM: 玩結他的朋友都知道1959年是神的年份,元年的1959 Les Paul 要三百多萬港元,實在負擔不起(笑),但次一級的1959 Les Paul Special卻是我夢寐以求。我朝思暮想了這枝結他很多年,直至一次見到外國網站有人放售,價格也是目標之內,便立刻聯絡賣家,怎料對方竟回覆已經售出令我心情低落了好幾天。兩星期後我點開網站,竟發現它重新上架,原來上一手買家退貨了!這次成功給我買到了。即使過了兩年多仍然覺得這次經歷很夢幻,畢竟狀態好又合價的1959 Les Paul Special實在難求。

 

 

H:你最想十年之後的自己會在做什麼?

 

YKM: 希望十年之後還可以繼續Gentonemen平台。以前彈結他沒有想過要拍片剪片,到現在每天都四出取經學習剪片,因為模式每天都在變,一定要與時並進學習新事物,否則很快會被淘汰。香港從事音樂真的很難,十年之後仍能在這行業內立足已經很不容易。

 

 

 


 

 

The Boogie Playboys 成軍於2012年,是本港唯一的Rockabilly樂隊,曾於美國拉斯維加斯全球最大型的Rockabilly音樂節 Viva La Vegas 中表演,是這個有22年歷史的音樂節中作表演的首支華人樂隊,並推出《The Boogie Playboys》、《Playboys Strut 》等專輯。

 

(全文完)

 

 

 

Editor: Julian Lai @ HOAX
Text: James Tse @ HOAX
Photo: Ted Chung @ HOAX
Venue: The Boogie Playhouse
Special Thanks : K13、Anita Ng @ Toei Production Limited

 

 

你可能感興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