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解細節,有要求,是對自己的一份尊重 - 與皮鞋買手 James 的對話

發布者 hxadmin 2018/09/20 0 評論

「一件長時間與自己並肩作戰的東西,為何不花多點時間了解?」

 

 

以一種既非不屑、也非控訴的態度道出,這是 James(占士) 入行八年多來最深感受的一句說話。找到自己喜愛的工作,成為 Hoax 的皮鞋買手,令他接觸更多事情,亦促使他更透徹地細讀每個客人。皮鞋一回事,在別人眼中可能只是一項配件,但對於他來說,這是一種自我演繹,蘊藏著自己信奉的哲學。

 

是機也是緣 遇上志同道合的 Hoax 團隊

 

皮鞋買手欣賞皮鞋,了解細節

 

對 James 不太認識的朋友,大概會單純地以為他只是一個皮鞋專員,然而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「鞋痴」。在哥哥的熏陶下,James 比其他人更早接觸「鞋類」,尤其兒時被哥哥突擊抽問歷代 Air Jordan 鞋款天書內容的記憶最為深刻,天書亦保留至今,間中也會翻閱一下。直至修讀 Design and Merchandising 時,被導師點名參加鞋履設計比賽,即使畫下設計圖,最終也沒有遞上作品,只因比賽要求的是女裝鞋設計。可是,導師的一句話,即使沒有直接影響,卻令 James 深信鞋履在香港也能獨當一面 - 「男士也能設計出色的女裝鞋,Jimmy Choo 就是絕佳例子。假如你決意在香港從事鞋業,那麼你要成為香港的 Jimmy Choo」。

 

皮鞋買手 James

 

09年正值紳士文化復興,機緣巧合下遇上 Hoax 開店,硬著頭皮穿上一雙wingtip皮鞋走進店內見工,令老闆 Julian 留下深刻印象,結果從當日便工作至今。加入了 Hoax 團隊,令 James 接觸了業務不同層面,從對外與客人溝通到分析客人和個人喜好而訂購鞋款,James 也表示感激老闆給予支持和空間,從他身上學會了不少;還有 Hoax 的團隊,大家有著共同喜好,除了日常工作外,大家都會互相交流,時裝、音樂、電影、電單車、藝術等,甚至店舖關上閘門後,大家會拿出結他「Jam 吓歌」。James 形容與團隊每一位的交談正正是 Hoax 的獨有之處,所以對於他們每一位來說,Hoax 不單是一間店舖,而是一種文化。這也是他一直堅持的動力之一。

 

 

買手挑選皮鞋

 

不介意成踏腳石 望客人認識更多

皮鞋是其中一件最能夠代表男士的物品,但假如不好好愛惜腳上的一雙,也是不尊重自己的一個表現。」。James 坦言,絕大部份香港男士都不太了解和欣賞皮鞋。因此,他和團隊一直以「Specialist」的態度對待每一位顧客,一致地希望將一切有關皮鞋的知識、文化等分享給客人,令他們逐步地認識更多。然而,本地客人被「唔使啦,我睇吓先」的思想所埋沒,許多時將他們拒諸門外,這種情況對於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大困難,因為假如連客人的基本要求也未能了解時,即使再熱心也未被感受到。幸好,近年情況漸趨好轉。 對很多人而言,「Specialist」與「Salesperson」屬同一類別,但層次上絕對大有不同。

 

 

James 一直主張花更多時間感染、了解客人,多聆聽他們的意見,因為他深信透過聆聽才能真正地了解他們的所需,耐何不少客人經常提供矛盾的要求 - 希望尋覓一對既舒適又耐用、品質有保證之餘價錢又公道 - 而經驗之談告訴他,一切源於不了解、沒有要求。「我認為一個人對某事情有要求,他便會花時間了解,然後他會懂得欣賞,最後所有的矛盾要求便會消失。」,在 James 而言,能否促成一宗生意是後話,他情願每位客人前來店舖十次認識皮鞋,然後在別處以心宜價錢購入,也不願客人一到來便光顧,然後亳不珍惜。或許,男士家中的一雙皮鞋非必要是「鼎鼎大名」,但最低限度你要理解為何它「出生卑微」,這也許就是男士應有的生活態度。

 

了解皮鞋構造

 

從細節認識自己 練習寫出秀麗名字

生活態度一事,不能或缺的必然是內在涵養,聽起來可能是一種高尚情操,但真正的內涵修養應從生活化開始。「即使自己未能接觸,也不應放棄求學問。」,這是 James 的座右銘。他早在很多年前,已經養成每天一電影的習慣,而他最享受的卻是閱讀其評論和分析解讀,因為所有細節上的解構往往盡在那兒。或許是個人偏好所影響,不論是 Vintage Rolex、電影鏡頭拍攝手法、軍服歷史、Hip-Hop 文化等認識,所有關於與「傳統」有關的細節或背後故事,全都盡在 James 的腦海裡。衣著方面也不例外,「我著重物料、耐用程度和個人風格,多於潮流和趨勢,即使大部份相近類同也不介意」,其實細節講究一事,也是源於了解和認識,要找尋適合自己的風格,需要經歷摸索及試驗,而內涵往往就是從這裡開始萌芽。 對於 James 來說,能寫出一手好字,是最能代表自己內在的一面,也是對外表達自己的一個方式。他解釋每個人出生後,父母便賦予一個獨特的名字,因此書寫出最端莊的名字是最根本的個人演繹;人大了,接觸書寫的機會也漸漸減少,James 分享每次靜下來書寫都能讓他好好沉思,可能這種沈澱促使他近年希望學習書法,始終男士總有一天要修心養性吧?

 

 

 

 

 

後記

 

訪問前一個晚上,本來打算與「占士」精簡地講解拍攝當天的流程,希望大家互相配合得更好。誰不知,卻是另一次長達五小時的長談,最難忘是發現大家都是港產舊片的忠實支持者。從小偏好 Punk 文化的他,曾任性地以十一萬日圓(十算制年代)購入一款以大象皮革製的creepers,他坦言:「沒辦法,就是我喜愛的東西,再任性也要收藏。」,因為對他而言,潮流趨勢隨時可轉變,寧可花同等價錢買一樣真正乎合自己要求的東西。從前認為,所謂的了解和尊重,就是給予時間與該人、事、物相處,但與占士多接觸後,連自己雙腳上一雙鞋、身上一件T-shirt的出處、用料都亳不知情時,根本談不上甚麼個人風格。這一種主張,大概就是他的哲學。

 

 

 

Text / Viedo/ Photo from MENXPAT